快捷搜索:  as

如花|陈昕

如花|陈昕

2019-07-10 12:37:24新京报

直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够是哪一莳花。或许,我还只是一粒深埋于江南红土壤中的草籽,卖力期盼某一次暴雨后的破土而出。

滴滴答答,淅淅沥沥。雨落在砖红屋檐上,聚合,紧缩,逗留,平行地,滴落——青石板象征性地溅起三四点水花。门庭若市,寻寻觅觅,油纸伞下是千切切万的面孔,或笑,或哭——抑或是醉了。吵吵闹闹,叽叽喳喳,挑着担,小贩们沿街叫卖,孩子们下了学——追着黄蝶去放纸鸢。条条絮絮,纷繁扬扬,杨花落尽,不闻子规,嫩柳吐芽,客舍不新——这是半旧的江南。

雨季的江南,仿佛一位有约的女子,掩不住对镜装扮的欣喜,却又体现出苦苦等待的哀愁。她的风韵,从来不缺炊火气,无意偶尔又是那样不入尘俗的优雅安闲。我想,江南便是朵丁喷鼻花。 

“落花人自力——” 

“微雨燕双飞。”

宛敏,外婆的邻居,银发如雪,用水梳得淌亮,高高绾起的发髻上簪着一朵鲜红欲滴的滇山茶。她姓张,是镇上曾经最富有的张家的远方亲戚,当过张家蜜斯的陪读,是以,多了许多其他同龄白叟所不具有的书喷鼻气。提及来,我和宛敏也算是忘年交,她说村子子里也就我略懂些诗书,和我提及话来对照不辛勤。

我们在一路爱好聊山水诗画,她说她爱好王维的诗,尤爱那句“坐看红树不知远,行尽青溪忽值人”,她说那是她和已故爱人相遇时的感到,满树枯叶,沿溪皆树,而他就在一片火红与金黄中呈现,温暖了平生——她说要珍重所爱的人和爱你的人。

她还和我提及过名字的由来——她的母亲是安徽女子,父亲是闽商,两小我的故乡合起来是“皖闽”,又害怕太男孩子气,就变成了“宛敏”——她说没有需要,女孩子也可以有男孩子的气魄。关于张家没落的工作她只提起过只言片语,大年夜概是阶级缘故原由,而那时她已和后来的丈夫私奔了——她说很多时刻,选择不必要太多的勇气。

大年夜部分光阴都是她在说我在听,我常说她既有古韵又有西式思惟。着实,我爱慕她的标致与通透,那种不停把自己当成故同族儿角的自大和那种对人生的不卑不亢,而她无比稳固的心坎亦承担得起她的富丽。或许就像她头上所簪的滇山茶,浓郁如火又镇定如水,不为物喜亦不为己悲。

“小陈,晚上到我的酒馆里来一趟哈,别总每天进修,成书呆子了……”“哦哦,好。”

这是二姐,她的真名叫雅莉,但村子子里的人都叫她二姐。二姐是个极为开放的女子,紧身衣,酒吧,妖装,完全看不出她已经快四十了。一开始二姐在这里开酒馆的时刻,村子子的母亲们都警告自己的孩子不要和她打仗,仿佛那是个带着炸弹的怪物,会在全村子炸开不好的风俗。切实着实,第一次见她,我仿佛看到了一朵罂粟。

后来,不到一个月的光阴吧,二姐就和所有街坊打好了交道——她在酒馆门口种很多花,天天早上采下一些编成花环,送给村子里的白叟,逢年过节还会自己做玫瑰饼送给邻居。大年夜家垂垂发明二姐的酒馆并非不良场所,二姐也不是花枝飘扬的人,就像——并不是所有的罂粟都是毒品。她说她爱好和来嬉戏的人在酒馆里畅聊,感到走遍了天南地北。我笑她,像是董蜜斯。她还说,她爱悦目到别人的幸福。

我不爱慕二姐,但我时常会祝福她,早日找到幸福。但着实,二姐的美在于她已经找到了自己定义的幸福,而非旁人眼里的幸福。或许她曾经探求过,但现在她已经拥有了。

“娃啊,晚上要记得回来用饭哈。你舅舅抓了条大年夜鱼,说是专门等着你的……”

这是外公,但我叫他老郑。他大年夜概便是那批最能代表新中国生长的人傍边的一员吧——老郑的平生只有为国奉献——当过军人,当过支边西席,也当过医生——直到现在他的墙上都挂着“好手仁心”、“桃李满园”的锦旗。

他身上总有一股儒家风仪,小时刻我总误以为自己长在队伍大年夜院里——起床要叠豆腐被,穿衣服要把所有扣子系上;用饭不准措辞,要在十分钟内办理;不能随便拿邻居的器械,除非有借有还;天天都要背唐诗要练字,不然就得跑两公里……

外公对自己的要求有过之而无不及,只管对我管得严峻,但每次受罚时,他都邑陪我一路。那时刻我感觉老郑像那鸡冠花一样平常,永世有着冲天的热心,可当有一天,我溘然发明他成了那干枯的鸡冠花,刻意未减而身躯却已佝偻,凌晨他必要一只脚先落地试探,再渐渐站起,用饭必要用假牙逐步地啃,开始想不起昨天发生的事,再也不能骑着自行车带我到处转悠。

不知是他的青丝消掉得太快,照样我的缩手视察犹豫让光阴在我们之间促流逝。那天我问他——老郑你近来咋不看新闻联播啦——老啦,就想听听歌聊谈天。一瞬间,我溘然开始畏惧朽迈,当那朵鸡冠花的冲气象愤毕竟敌不逾期光的绕指柔的时刻。但我猜,曾经拥有过美也是鸡冠花的任务——老郑最美的年光光阴,在他为祖国做供献的青春里,而现在,他有选择化为春泥的权利。

四年以前了,我仍然记得那个将要启航的日子。宛奶奶来送我,簪的依旧是火红的滇山茶,她拉着我的手,说了很少的话,但我依旧不能记下来。独一记得的,是她眼光坚决地对着我说:“日落江湖白——”,我说:“潮来寰宇青。”。二姐原先说好了要来送我,可那天晚上她才发短信向我致歉说是睡晚了。外公把我送到黉舍后,拍着我的肩膀付托着:“救时应需栋梁材,莫辞蜀道难且长。”。那天他特意穿上了褪色的军装,奖章挂满了胸口,走起路来框框响,而我彷佛听到了战争的号角。

他们的平生或半生,都是美的,无与伦比。或许,美的生活并不必然浩浩荡荡,但美的生命必定有其环球无双的气质。我爱,他们如花般的生命——绽放便要轰轰烈烈,凋零也是优优雅雅,不害怕平平淡淡,也不去急急乎乎,且从安闲容走过风风雨雨。我爱,这变幻无常的命运,这从不公道的天下,它给了每个站在黑阴郁的寻常人奋力叫嚣的权力,给了他们创造标致的使命。我爱,这如花的美。

直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够是哪一莳花。或许,我还只是一粒深埋于江南红土壤中的草籽,卖力期盼某一次暴雨后的破土而出。在此之前,我只是一粒平平凡凡的草籽,怀揣着一颗坦开阔荡的小儿百姓之心,坚信着爱与盼望与美。那么,且容我做个如草的女子,安安悄悄地等待那必将如花的生命。

滴滴答答,淅淅沥沥。雨滴落了,人儿笑了,纸鸢飞上天了,柳树发新芽了。

我说——嗯,是美的。 


散文组 作者:陈昕  作品ID : 100200 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